对萨尔茨堡的访问,从参观米拉贝尔花园开始。这个花园,又被人称为大理石宫。据说这是阿尔卑斯山以北最美的建筑,在欧洲也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花园,花园中有精致的宫殿,有成群的雕像,还有水池和喷泉。当年拍《音乐之声》,片中男主角男爵的府第就选择了这里,他和修女玛丽亚美妙的爱情故事就在这里展开。所以在这里漫步,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这个花园的历史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这个花园始建于1606年,建造这座宫殿花园的是当时的一个大主教,他建造这个花园是为了取悦于他的情妇。这位主教,上任时年纪轻轻,才二十几岁,为情妇大兴土木,耗费巨资,还生了15个孩子,引起民愤,萨尔茨堡人把他告到罗马教廷,他被撤换法办,最后死在监狱中。

不过,这个花心主教,还是在历史上留下了痕迹,他挥金如土的荒淫,他违反教义的大胆,还有他建造的这座花园和宫殿的气魄。不过,这个美妙的宫殿,见证的不是他和情人间的爱情生活,而是十七世纪萨尔茨堡人的智慧和才能。

参观莫扎特故居,当然是访问萨尔茨堡的主要节目。从莫扎特故居出来,走出粮食街,有一个较大的广场,广场上伫立着一座巨大的莫扎特青铜雕像。莫扎特站在广场中央,默默地看着广场上的一切。雕像前面一片空地辟成了一个滑冰场,衣着鲜艳的孩子们在冰场上追逐着欢呼着。广场一侧,便是雄伟的萨尔茨堡大教堂,这是一座天主教堂,有一千多年历史,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一千多年中,这教堂几次重建,在教堂门前的栅栏上,刻有三个数字:“774”,“1628”,“1959”,这是这座教堂重修的三个年代。教堂正面有几尊巨大的圣像雕塑,走进教堂,先要接受圣像们严峻目光的审视。当年,莫扎特也常常走进这个教堂做弥撒。站在广场上,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山峰,青黛色的山脊显得神秘莫测,山顶上有一群参差巍峨的石楼,在夕阳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在山下眺望,感觉这山顶城堡远在天边,可望而不可即。这山顶城堡,就是著名的萨尔茨堡要塞,也是萨尔茨堡的标志。这座古老的城堡,已建成将近一千年,据说是一座坚不可摧的防御建筑,历史上从来没有被攻克过。它不仅用于军事防御,用来当作兵营和监狱,也曾经用来作主教官邸。

这样的建筑,大概只能远观而不能近玩,远观的巍峨和雄壮,走近了会变成粗糙和简陋。不过我们还是乘缆车上山参观了这座要塞。时近黄昏,不可能多逗留,走马观花看了山顶城堡。果然如我所料,还是远观更好。不过,一千年前在山顶建造这样的城堡,工程的艰巨和施工的困难是可以想象的。在面临绝壁的一个平台上,可以俯瞰萨尔茨堡全景,古老的宫殿,蜿蜒的街道,幽深的花园,一一尽收眼底。这时,看到极奇妙的日落景象,血一般深红的落日,挂在萨尔茨堡大教堂绿色的圆顶上,犹如一幅色彩浓烈的油画。

从山上下来时,经过著名的圣彼得墓地。墓地依山而建,远远看去,大大小小的雕塑和墓碑林立,俨然一个巨大的雕塑博物馆。一位奥地利诗人曾经为这片墓地留下这样的诗句:“天空对着这凝固了梦想的花园静静地微笑。”萨尔茨堡历史上很多著名的人物埋葬在这里,其中有莫扎特的父亲,有海顿的姐姐。从墓地的铁门往里看去,我觉得似曾相识。再仔细看,恍然大悟,原来,电影《音乐之声》曾在这里拍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戏,冯·特拉普上校全家躲在墓碑背后,躲过了纳粹的追捕。参观这个墓地,又回想起《音乐之声》中那个令人难忘的场景。

萨尔茨堡还有一位举世闻名的现代音乐家,他就是指挥家卡拉扬。卡拉扬也是从萨尔茨堡走向世界的,在一条河边,有人向我指出了卡拉扬当年居住过的房子。这是一栋有现代风格的二层楼房,带一个小小的花园。花园的门紧锁着,似乎没有人居住。卡拉扬已经去世多年,这栋楼房,现在不知归谁所有。但是萨尔茨堡人是永远不会把这栋楼房和卡拉扬分开的。我想,热爱音乐的萨尔茨堡人一定会把卡拉扬的故居建成一座博物馆。我想起在柏林爱乐乐团大厅里看到的那些卡拉扬的照片,他甩动一头银发激情洋溢地沉醉在音乐中,他手扶着额头在音乐中沉思,这位乐坛常青树,一定为自己和莫扎特同生于一个城市而感到光荣吧。

晚上在维也纳森林餐厅吃饭。餐后在附近的小街上散步,看到路边有一家出售纪念品的小店,店主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他拿出种种和莫扎特有关的纪念品,有莫扎特的半身塑像,有印有莫扎特油画的明信片,还有印有莫扎特画像的巧克力。我买了大大小小好几尊莫扎特的雕塑,回国后可以分送给热爱莫扎特的朋友们。怀揣着莫扎特的塑像,走在萨尔茨堡灯火阑珊的夜色中,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rglgy.com/,欧冠萨尔茨堡红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