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经国际古迹理事会倡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4月18日定为“国际古迹遗址日”或“世界遗产日”。2020年的奥地利世界遗产大会决定在奥地利设立专门的世界遗产行动日——每年的4月18日,共同了解这里的世界文化遗产,用更多新视角发现经久不衰的文化宝藏。2021年,萨尔茨堡作为奥地利十处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迎来了它的国内首个“世界文化遗产行动日”!

1996年,萨尔茨堡老城被加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范围包括盐河(Salzach)左右两岸至老城区的部分、内Nonntal区域、内Mülln区域、僧侣山Mönchsberg、要塞山Festungsberg和卡普齐纳山Kapuzinerberg在内的236公顷土地。两山环抱着美丽的老城,盐河滋养了一方土地,成就了人杰地灵的美好传承。

自然之美和人文之美在萨尔茨堡相互交融,绿地公园依傍着恢弘的城堡、教堂,下过雨夜后,在城市中就能看到的雾气萦绕的山景固然美丽,但是这些可不足以让哪里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而萨尔茨堡之所以入选,则是符合以下标准:

(ii)萨尔茨堡是意大利文化和德意志文化碰撞与交融的前线阵地,碰撞反而促成了两种文化各自的繁盛,萨尔茨堡也成为文化熔炉,不同特性在这座城市充分地、热烈地展示出来,促进着文化长久的交流。

(iv)萨尔茨堡是极具代表性的欧洲教会城市,地位非常重要。从中世纪晚期到20世纪的不同时代,在这里出现了数量巨大、成就卓著、保存完好的建筑,其中既有世俗建筑也有宗教建筑。

萨尔茨堡也非一日建成。曾经,凯尔特人将山峦之间的土地选为定居地。罗马人在这里建立了Iuvavum, 设立其为诺里库姆省的都城。中世纪时期,盐矿的发掘开采,让这个城市再次繁荣起来。萨尔茨堡慢慢地、小规模地发展着,直到1600年,大主教沃尔夫·迪特里希·冯·莱特瑙Prince Archbishop Wolf Dietrich决定将这座城市建成一个宜居社区,大量的房屋被壮观的广场和新式建筑取代,只有一部分保留了下来。当然,在现代化进程中,许多的巴洛克式的城市建筑也有了同样的经历。正是这样不断的变化,才有了萨尔茨堡城市景观和自然景观无疑比拟的特殊性,自然和人文的交汇在这里和谐展示,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世界文化遗产之城。

盐河从萨尔茨堡盆地流过,也形成了一个理想的航运转运点。基于地利之便,在这片区域开发开采出的盐源源不断地输出到欧洲各地。萨尔茨堡,因盐得名,因盐繁荣起来。

中世纪早期开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rglgy.com/,欧冠萨尔茨堡红牛萨尔茨堡就是宗教城市,是基督教发展的中心地区。大约1350年左右,大主教们接管了其管辖教区的世俗权力。他们开始定居在现在被称为大教堂街区的地方,该地区更接近市民生活区域,只有在危难时期才会去往高踞城市之上的城堡避难。经过了差不多150年时间,主教们一步步将萨尔茨堡要塞扩建成现在这样一座坚实雄伟的堡垒。

管巨大的财富,手握至高权柄,身为王子大主教自然可以将自己的意志体现在对于城市发展规划其中。17世纪、18世纪间,应王子大主教的意愿,世俗建筑和宗教建筑遍地开花,交汇成为一种融合的艺术集大成展示,同时也是萨尔茨堡历时久远的政教合一城市特点的展现。

在轰轰烈烈的发展建造过程中,意大利文化跟着明星建筑师一起到来;而且位于萨尔茨堡以西的德意志文化也不可避免的影响着萨尔茨堡。萨尔茨堡成为了不同文化交汇的前沿、熔炉。雕塑家、画家用经典的文艺复兴风格、风格主义风格和巴洛克风格语汇,将萨尔茨堡描绘成了一个艺术风格百花齐放,异彩闪耀的世界舞台。

当然还有莫扎特,这位出生于萨尔茨堡的音乐天才。一生短暂,有一半的时间却是用在奔走于各国的路途之间,即便这样还是留下了不同类型的600余部作品。为了纪念这位萨尔茨堡的天才,人们在他身后创建了专门的协会用以珍藏保存他的作品。各种缅怀、致敬的节日、庆典纷纷涌现。1920年,著名的剧作家雨果·冯·霍夫斯塔尔(Hugo von Hofmannsthal)和戏剧活动家马克斯·莱因哈特(Max Reinhardt)为纪念莫扎特,并焕发萨尔茨堡艺术灵魂创立了萨尔茨堡艺术节SalzburgFestival。

五月将至,天气慢慢变好了,萨尔茨堡也转变了模样。一切不变的、一切变化的都在四季交替中,等待着人们的到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